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 慧聪集团刘军

慧聪集团刘军

时间:2019-09-09 22:25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当前位置: 首页 资讯 消防新闻 正文 慧聪集团刘军-创业不出钱都是___ 放大字体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9-06 浏览次数:0 核心提示:9月3日消息,由长江商学院主办的产业互联新生态,智绘商业新图景第十届长江青投论坛今日在深圳举行。慧聪集团董事会主席刘军出席 9月3日消息,由长江商学院主办的 产业互联新生态,智绘商业新图景 第十届长江青投论坛 今日在深圳举行。慧聪集团董事会主席刘军出席并发表演讲。  刘军在演讲中表示:创业不出钱都是耍流氓,创业不出钱,想用灵魂工作这个事我不太相信。 慧聪集团董事会主席刘军  以下为演讲实录:  我把我们过去这一年多以来对产业互联网的摸索做一个简单汇报,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特别伟大的时代,去年12月份我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文艺演出,有很大的振动,我基本上是改革开放的同龄人,很难想像我们从一个人均GDP只有156美元的国家,经过40年的高速发展,现在到了人均GDP接近1万美金的国家,处在世界第二的经济体。  像我这样在工薪家庭成长的孩子,如果没有GDP的高速增长,就不会有机会创业、做投资、从投资人角度做上市公司。  这个伟大的时代是特别能催生变革的时候,70后有2.13亿人,80后有2.27亿人,90后有1.74亿人,00后只有1.27亿人,中国人口变化非常大。  前段时间美国杨安泽竞选时说了一句话:美国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和中国的竞争,而是通过技术进步、新技术应用带来的社会重构。因为5G和云计算成为基础设施之后,在AI时代对社会的重构和产业变革起到推动作用。  中国互联网的路径非常独特,在衣食住行这些消费互联网里面,数字化程度处在全球领  先地位,但是我们的产业数字化程度比较低,消费侧倒逼拉动供给侧是中国智能经济发展非常有意思的现象。  慧聪是一个老公司,就是因为有了这个伟大的时代,所以慧聪2003年上市了,很高兴的是中国民营企业平均生存周期只有几年,但是慧聪已经生存了27年,遗憾的是慧聪公司基本上错过了消费互联网时代,但是它还活着。  2017年11月18号慧聪25周年之际,我作为慧聪的投资人,歇了三年再次下水,正好我40岁,很巧的是那天党的十  九  大召开的时候,代表数有2280个,慧聪的股票代码是2280,很多事情都是缘分。  我们花了3个月时间研究慧聪公司应该做什么,也看了美国大量ToB的公司,因为中国ToC公司市值大概是ToB公司市值的20倍,美国ToB的公司和ToC的公司市值整体上差异不大。  所以,我们明确了我们的愿景,我们要做产业互联网的事,过去我的创业经历有很多教训,再出来干可能唯一有的财富教训比经验多一点。  我觉得顺势而为很重要,过去30年如果你想挣比较多的钱,大概只有房地产、能源、互联网三个事相对最  简  单,看了这些东西之后,我们把我们的战略搞清楚了,因为战略还是基于你对未来的判断,战略是从愿景中来的,愿景是从使命中来的,所以我们明确了我们的愿景和使命。  慧聪定了5年计划,首先讲一下发展的一级火箭,做7个垂直行业,我讲一两个给大家做一个参考。  首先,我们要用投资+孵化的方式,找产业里面深耕产业10年以上的人,这些人必须是愿意出钱的,因为我觉得创业不出钱都是耍流氓,创业不出钱,想用灵魂工作这个事我不太相信,所以我们花了一些时间,用投资+孵化的方式找行业领军人物,把产业排在互联网前面。  我们做了中模国际的项目,过去盖房子用木模板和脚手架,现在技术发展进步了,用铝模板和爬架,单独的小B以前在服务的时候,因为楼长不一样,不可能配备一个工业设计团队,也不可能做维修翻新这些后市场服务比较重的事,所以我们帮助小B从服务这端切入,从自营开始。  去年5月份我们花了2000万控股了这个公司,团队出了1000万,占49%的股份,到了去年12月份,我们单月利润破了1000万,这个公司未来会有很好的利润预期。中国这块的市场是以几十万个河北级的农民为主,大概都只上过高中,每个人有3000万-5000万的物资,市场有一万亿的市场,五千亿的租金市场,完税后的纯利润有45%,他们就是俗称的包工头,给总包单位做配套服务。  我们做了一个事儿,我们把标准件委托给一家央企生产,我们把非标准件100多个SKU自己生产,他们可以为我们采购东西,我们给他提供一些金融服务、金融支持。一个项目的施工周期8个月,不可能做完一个项目,马上就可以做第二个,会有一段闲置期,把东西放在我这,它是一个物资银行。  所以我们帮助它获客,找到客户。以前这些人没有愿望用SaaS,现在他们都用SaaS联结在一起,因为他们需要知道东西在哪里,以及在规定的时间能够大概挣到多少钱。  所以,产业互联网的垂直行业,因为慧聪是个创业公司,我们在一些重服务的领域、供应链可以深度改造的领域、技术驱动带来商业模式变革的领域,创业公司与头部公司的竞争是有一定机会的。  我们也做了一个棉花的公司,负责人原来是央企的,中储棉的总裁助理、信息中心主任出来创业,业务模式非常简单,多Bto多B的低频模式,下游有纺纱、织布的,上游有无数个卖棉花的,怎么样能够帮下游买到东西,下游交15%的订金,我们出5%的钱,杠杆全国棉花交易市场80%的钱。  上游我们帮助别人卖棉花,我们收30块钱一吨的服务费。下游在金融上面可以挣1个点,现在已经完全线上化,靠强地推形成,目前交易流程都线上化的业务模式。第一年做了17个亿的生意,今年大概可以做到60亿。我们非常希望在明年能够做到200亿,提升与上游的溢价能力,并且把业务模式做到越南、印尼等地。  我们在7个垂直跑道上面,我们定义为兄弟公司,我们支持独立融资、独立分拆,找行业公司里面深耕行业多年的人,我们提供一些赋能,参谋部决策,帮忙,不添乱,我们在技术上面、产品互联网的能力、流量支持、金融支持上面,给予跑道支持。  传统的慧聪网也做了一些变革,我觉得一个企业要知道我们先做什么,后做什么,先做与后做的关系是什么。过去的慧聪网是给卖家的展示平台,盈利模式就是收会员费。但实际上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浪费,下游底层首先做了一个智能搜索引擎,把服务于卖家的给他们开店的业务模式,变成把买家和卖家并重服务的模式,我们把卖家的产品库、卖家库,我们现在每个月有很多询盘与销售线索,把这两个东西通过智能的算法,我们先通过人工+智能,未来再通过人工智能,未来再纯粹的智能化,通过计算帮助客人找到他需要买的东西,帮助卖东西的人找到最好的客人。  在中间我们做了一个工作台,和用友这样的公司,可以非常方便的,让用户在找到生意线索的基础上,能够在工作台上生成生意。在上游端,我们非常强化了和头部公司的合作,从去年年底开始,我们和的CSIG、百度一起合作,因为头部公司集体转型2B的业务。  因为很多头部公司并没有庞大的买家与卖家的数据库,慧聪的公司做了27年,服务了2000多万个客户,有一定的触达客户能力,知道一些行业的痛点。所以我们通过跟微信、百度的合作,在最顶层形成触点。  我们做完了前两个事之后,会做一个金融的事,慧聪过去也投资了一间银行,我们做了一个全国的互联网小贷,但是我觉得这个并不是金融科技发展的方向。  上午教授讲 钱都去哪儿了 ,感觉对头部公司、央企来说,钱不是问题,对中小企业来说问题是没有钱,所以我们要做的这个金融的事就是依托在垂直行业形成的数据、慧聪网自己的数据、爬虫和第三方数据,通过AI的方式还原中小企业的信息,现在国家对银行贷款给小微企业是有明确要求的,但是8200个小微企业确实只有七八百万个通过抵押方式得到过贷款,银行的问题是没有办法获得小微的真实信息。  蚂蚁金服的核心价值是支付宝,支付宝最  关  键的是有真实交易记录,现在讲所谓的税金贷,税收也不太准确,因为很多中小企业不太交税,银行很care中小企的销售收入,我们通过垂直行业形成的交易记录、慧聪网形成的信息,通过AI的方式来做这件事。  我们也搬了一部分来湾区,在深圳湾联合神州数码一起做了一个超级总部项目,我们会搬一部分去惠州,我们也获得了一些政府支持,和湾区成立了基金,获得了一些融资的机会。  做了22个月有一点体会,产业互联网确实是一个风口,但是这个事实际上是苦活,不像消费互联网那样能出快公司,可能在一些事情上能出慢公司,所以我们需要冷静的头脑、火热的心和不怕脏的手。  慧聪的产业互联网做的就是基于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,并不是基础设施,因为技术的变革并不能改变商业的本质,商业的本质是能够赚钱。  现在有很多人讲赋能,我和公司同事说我们对小B不能从赋能变成负担,回归到生意的本质,我们希望在这个行业里面通过技术的方式解读这个生意,让大家挣到更多钱  
相关文章推荐: